用戶名︰密 碼︰注冊|找回密碼 | 順發旗下網站

當前位置 > 順發首頁 > 財經要聞 > 經濟評論 > 楊偉民︰中國經濟還能增長幾十年 最晚2021年消費市場超美國

發布時間︰2019-12-23 13:34來源︰網絡整理順發財經字號︰

  12月22日,在山東青島舉辦的“第三屆金家嶺財富管理論壇”中,十三屆全國政協常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中財辦原副主任楊偉民表示,工業增加值在2012年還是8.1%,今年前三季度已經降到了5.6%,這是中國目前經濟下行的主要原因。事實上更多產品雖在減產,但消費峰值還沒到來,比如汽車、鋼筋、線材,未來彌補一二線城市房屋供給也可以拉動消費和生產,帶動經濟增長。

  楊偉民認為,近十年來,中國發生了大規模的城市化,2010年中國城市和農村人口都是6.7億左右,比例大體相當。但到了2018年,城市人口已經變成8.2億,農民人口減少到了5.6億,大量農業人口轉移到了城市,但是他們的住房卻沒有辦法搬到城市去,城市也沒有給他們準備好住房。所以說,如果我們的住房制度不僅面向城市的戶籍人口,也面向農業轉移人口和其他外地大學畢業生常住人口的話,去建設一些他們買得起、租得起的房子,那麼一二線城市的住房就會有大量缺口。要彌補這個缺口,相關產品的消費量和生產量就會拉動起來,從而拉動經濟的增長。

  對于經濟增長,楊偉民認為中國經濟還可以增長幾十年,年度、季度之間增長的快一點或慢一點不是主要問題。

  “中國的一大優勢就是產業體系完整,配套能力強,所以我們不能自廢武功。中國具備繼續保持經濟增長的條件,我們有全世界最大的市場,最晚在2021年我們的消費市場肯定就會超過美國。我們有世界最多的大學畢業生、最完整的產業體系、最強的產業配套能力,最龐大的大數據。人口規模對中國創新是有利的,因為未來數字經濟的發展要靠數據,那麼數據從哪來?人。這就是為什麼我覺得我們未來創新發展很有希望,因為我們具備了基礎條件。我們還有最高的勞動參與率、最勤奮的勞動者,這些條件足以支撐中國經濟再增長幾十年。”楊偉民表示。

  但楊偉民也指出,中國的問題是結構性、體制性的因素,制約著上述條件轉化為現實的增長。今年中央經濟工作會明確提出,目前是結構性、體制性、周期性問題相互交織,所以人口規模等等這些是增長的充分條件,但改革才是增長的必要條件,特別是結構性改革。如果能調動起14億人追求美好生活的積極性,調動起1億多市場主體的生產經營積極性,他覺得中國是不愁經濟增長的。因此需要推動金融、科技、實體經濟、房地產、行政管理、區域治理等各方面的改革。

  下文為楊偉民演講全文︰

  中國經濟具備持續增長的條件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剛剛閉幕,2020年經濟工作的重中之重是確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十三五”規劃圓滿收官。確保“十三五”規劃圓滿收官,需要保持經濟穩定增長,防止經濟慣性下滑。大家知道,2019年前三季度我國經濟增速出現了一些下滑,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已經對此做出全面部署。對此我談談自己的一些認識。

  “中等收入陷阱”等定律未必適用中國

  首先,有些經濟學家采用實證經濟學的方法,根據其他國家的發展過程總結出了一些所謂的定律或者定理,例如大家熟知的“中等收入陷阱”等等,我認為這些概念未必適合于中國。

  經濟學研究的方法有兩種,一種是理論經濟學,另一種是實證經濟學。理論經濟學主要是通過邏輯抽象和數學推導總結出一些規律性結論,而實證經濟學其實就是用統計辦法把歷史上各個國家的統計數據進行歸納總結,得出一二三產業的發展規律等等。從歷史角度來看,一國經濟發展到了一定程度以後經濟增速必然出現下滑。

  過去人們較為信奉這些實證經濟學得出的結論和定律,比如配第-克拉克定理、霍夫曼定理等等,但我覺得未必適合後起的國家。由于全球化、科技進步等因素,後起國家並不會完全按照前面國家的路徑去走,各國的差異其實非常大。觀察以往跌入或者成功走出中等收入陷阱的國家可以看到,中國的人口規模跟這些國家完全不在一個數量級。這些國家最多的也就1億人口,而中國超出了十幾倍。當然,並不是說人口規模大,經濟就會自然而然增長,人口規模不是經濟增長的必要條件,但人口規模一定是經濟增長的一個充分條件。人口規模大,提供了一個有助于經濟長期持續增長的基礎條件。

  居民高杠桿影響消費增速

  中國改革開放40多年來快速增長的一個邏輯,就是生產能力增長快于消費能力的增長,但現在,這個邏輯卻變成了一個問題。中國已經是世界制造大國,但是還沒有成為世界市場大國,由此帶來的問題就是生產多、消費少,對國際市場的依賴性強。國際金融危機的爆發,使得國際市場的成長性放慢,所以如果我們要保持相對較高的經濟增長速度,就必須越來越多地去依靠國內的消費。這是最近幾年中國經濟實際運行的情況,消費對中國經濟的拉動作用越來越大,因為我們的潛在市場很大。

  但現在的問題是,消費增長開始放緩,一個直接表現是社會零售總額的增速下滑,而原因之一就是居民的高杠桿,2008年到2018年,我國居民杠桿率上升了30多個百分點,如果按照這個口徑計算,那麼居民負債總額現在是50多萬億,而居民收入總額是40萬億,居民負債已經大于居民收入總額。社科院去年發了一個報告,居民還本付息金額與可支配收入之比接近40%。我還看到過一個數據,2013年城鎮居民消費佔收入的比重是69.8%,基本70%的收入用于消費,但是到了2018年,這一數字就降到了66.5%,下降了3.3個百分點,也就是居民的消費力下降了。為什麼收入增加但消費下降、儲蓄率也在下降?一個可能的解釋就是居民收入用于還貸了。城市居民必須每個月拿出一定的收入還貸,這樣的話勢必會影響當期消費。

  傳統工業產業仍有很大市場空間

  社會零售總額增速下滑直接帶來的結果就是工業產品的減產。2007年至2018年,89種主要工業產品產量中,有57種即64%的產品產量比2007年以來的歷史峰值出現減產,而且減產的幅度相當大。當然,這里面的產品不全是消費品,但是投資品的減產最終也會反映到消費上來。

  減產直接的後果就是工業增長的下降。經濟增長其實很簡單,產量增加了,GDP可能就上來了,所以工業生產下滑實際上是導致現在經濟下滑的主要因素。大家也都知道了,工業增加值在2012年還是8.1%,今年前三季度已經降到了5.6%,這是中國目前經濟下行的主要原因。

  工業品為什麼減產呢?我覺得有幾種情況︰

(順發小編︰admin)

【】【】【】【】
專家一覽機構一覽行業一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