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名︰密 碼︰注冊|找回密碼 | 順發旗下網站

當前位置 > 順發首頁 > 股市動態 > 行業板塊 > 游戲版號重啟一周年 行業生態悄然生變

發布時間︰2019-12-21 08:08來源︰網絡整理順發財經字號︰

    游戲版號重啟一周年。近日,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長馮士新在2019年中國游戲產業年會上透露,今年以來國家新聞出版總署共批準出版運營游戲1468款。而2017年核發了9368款游戲。

    這一數據反映了目前游戲市場正在發生一場變革。游戲審批趨嚴,倒逼企業打造產品更趨精品化游戲。業內人士坦言,版號減少意味著商業化門檻提高,企業會把控產品質量,提升精品化運營。

    行業回暖

    《2019年度中國游戲產業報告》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游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為2308.8億元,同比增長7.7%。從細分市場來看,移動游戲佔整體營銷收入近七成,處于主導地位;客戶端與網頁游戲佔比分別降至26.6%和4.3%。2019年移動游戲營銷收入為1581.1億元,同比增長18%,成為拉動游戲市場營銷收入增長的主要因素。

    中國音像與數字出版協會第一副理事長、中國音數協游戲工委主任委員張毅君稱,移動游戲繼續保持較快增長,拉動國內游戲市場穩步擴展;自主研發游戲海外營銷提升明顯,涌現出一批優質作品;電子競技游戲異軍突起,為游戲產業提供了新動能;在新技術驅動下,AR/VR、雲游戲等前沿市場將迎來快速成長的新機遇;特色游戲用戶群體顯現出較大的增長潛力和發展空間。

    在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長馮士新看來,今年網絡游戲行業正在發生積極的變化︰一是行業預期穩定,發展信心提升,版號核發逐步實現常態化;二是社會責任強化,行業生態好轉;三是市場競爭升級,精品意識增強。文化內涵豐富、品位品質高端的產品更加獲得市場認可,市場競爭開始從比規模、比買量向比內容、比品質轉變;四是海外市場拓展步伐加快,中國游戲的國際地位明顯提升。

    影響不一

    今年以來國家新聞出版總署共批準出版運營游戲1468款。上述數據對于游戲企業意義非凡,頭部企業和中小企業面臨不同的境遇。

    國金證券早前統計數據顯示,2009年-2018年總共核發了19880款游戲版號,其中僅2017年就核發了9368款。但是,在歷史上,38%的版號都發給了棋牌類游戲,此類游戲現在是國家整頓的重點對象;還有31%發給了泛休閑類游戲。國金證券估計,每年發放5000個版號可以滿足市場的基本需求。假設每月核發3-4批,2019年可能只有3000個版號。

    中國證券報記者梳理發現,今年獲批游戲版號中未見棋牌類游戲蹤影,每個月會公布兩批游戲版號,無論是數量和審批速度均低于早前市場預期。

    “還是比較低于預期吧,所有游戲企業都受負面影響,但頭部企業的抗風險能力更強,對監管的理解更透徹,產品儲備較好,可以提升市場份額。”一位券商傳媒分析師如是說。

    中國證券報記者就版號因素采訪多家龍頭企業,相關人士均認為對其影響有限。某頭部游戲上市公司人士表示,一方面短時間內沒太大影響,因為今年新發的產品都是早前儲備著的版號,可以支撐近兩年的產品運營。但另一方面來看,現在版號數量驟減,公司能上線商業化的產品就會減少,對于執行多元化戰略會有一點影響。“版號發放減少,必然會導致精品集中化,因為審批嚴格了,意味著商業化的門檻高了,大家就會把控產品質量,這對公司的精品化運營是有好處的。”

    凱撒文化副總經理、董秘彭玲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審批政策的從嚴其實是在推動國內游戲市場發展走向更加成熟的階段,當然也倒逼各大游戲企業進行反思和調整,凱撒文化也不例外。未來游戲行業的競爭不再單純是“量”的比拼,更多的是“質”的較量,一些實力和競爭壁壘較弱的廠商,會加速被市場淘汰,因此公司會將更多的精力和資源傾斜在精品游戲的打磨上。

    前述分析師指出,版號審批速度放緩對中小企業影響更重。首先,IP模式無法實施,中小企業沒有資金購買優質IP;其次,在5G雲游戲時代,中小游戲企業可能更難,因為大型游戲進入門檻更低,用戶普遍會去玩大型游戲,中小企業沒有開發能力,所以可能只能走獨立廠商賣版權的路線。

    對于業務板塊涵蓋游戲的上市公司而言,其運營思路也發生了變化。一家業務涵蓋影視和游戲的上市公司董秘介紹,其游戲業務子公司除了在立足小而美產品外,正在謀求新的增長亮點。子公司正積極拓展以大數據支撐為基礎的流量運營領域,開展移動數字整合營銷業務。

    角逐雲游戲

    除了集中力量打造精品游戲,雲游戲成為行業內部能看到的新紅利。

    世紀華通CEO、盛趣游戲董事長王佶在中國游戲產業年會上表示,每一次的技術升級都會涌現全新的市場機會和商業模式,形成全新的消費習慣,誕生全新的龍頭企業。他預計,到2023年,中國雲游戲用戶規模就將突破6億人,市場規模也將達千億級。

    隨著雲游戲時代的到來,也帶來新的商業模式。王佶認為,變量首先發生在雲游戲服務平台本身,把游戲放在雲端服務器運行,把渲染後的畫面傳給用戶,同時向雲端傳回用戶操作。能夠提供這一套“流式傳輸”服務的,可能就是未來最大的“渠道商”,所以盛趣游戲有機會去創造這個新的巨大的平台;其次是用戶對內容的購買,主要是基于付費訂閱的模式。“隨著雲游戲用戶規模的增加,內容的豐富和用戶體驗的提升,付費意願和水平也會增強,平台的廣告變現能力也自然水漲船高。”

    在中手游內部人士看來,雲游戲服務的開放和科技巨頭布局,將大幅度提升貨幣化。由于中國游戲市場與歐美路徑不同,中國游戲貨幣化以手游為主,歐美以PC單機為主。所以,雲游戲服務對于大幅度提升手游ARPU值有很大幫助,對于像中手游這類存有大量手游發行的企業來說,具有較大的增長空間。

    相關游戲公司亦與科技公司在雲游戲領域展開合作。12月初,游族網絡與華為簽署了雲游戲合作協議,雙方將基于華為雲鯤鵬搭建雲游戲平台。根據協議,未來雙方還將在5G+雲計算+游戲等創新領域打造更好的用戶體驗。12月18日,騰訊游戲與GPU巨頭英偉達簽署戰略合作備忘錄,共同宣布成立聯合創新實驗室,構建基于PC和主機游戲的START雲游戲平台。

(順發小編︰admin)

【】【】【】【】
專家一覽機構一覽行業一覽